在多倫多Kensington Market附近亂走,遇到的兩位可愛小女生。
其中一位因為家裡已經養了五隻貓了,所以問我能不能養這隻貓 ....


我很喜歡以步行的方式來認識一個城市。我開始一個人亂跑的「前科」最早可以追溯到四~五歲左右,因為自己一個人看街窗裡的芭比娃娃看得入神,而忘記媽媽在店裡頭影印,便緊張的單獨跑去媽媽工作的地方找她(殊不知媽媽從影印店走出來發現小孩怎麼不見了),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過馬路。

國中的時候回家都要去萬華火車站搭火車,因為從學校的方向看得到台北車站旁的新光三越,我便突發奇想的拉了兩個同學說要看著新光三越的方向前進,看會不會比走路到萬華火車站快(結果我們走了一個小時,到萬華火車站只要十五分鐘。)

總之我常常會把身邊的人拖下水,和我一起大迷路,夥伴可能都有點火大了,我還一個人自得其樂。 

後來剛上大學後的那年暑假,一個人跑去了西班牙參加音樂營,因為訂機票的疏失,自己從觀光書裡面硬學了幾句可能派得上用場的西語,從馬德里買了公車票到兩個半小時以外的小城目的地。

在阿姆斯特丹轉機時一個人搭火車跑進城裡,租了腳踏車架著行李到處亂騎,因為不熟悉腳踏車的操作方式,一路大斜坡的狂衝下去,或是一直不平衡地衝進路人群裡,還好沒有摔死或撞傷人,真是老天保佑。

或許是有一陣子沒有到不是以英文為主的地方旅行了,雖然是加拿大,但是位於魁北克的蒙特婁是以法語為主,這才發現自己此行有一樣非常重要的功課沒有做,就是學一點法文。雖然英文也通,但總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莽撞了。

從多倫多離開前往蒙特婁(Montreal)的那個早上,我在電梯裡和一位多倫多人聊了起來。我他說我要去蒙特婁,他告訴我一定要去吃Schwartz's Deli的smoked meat sandwich. 我喜歡搜尋美食,而使用Lonely Planet搜尋Montreal可以去的地方時也有看到這家店。於是,抵達蒙特婁的隔天,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用耳朵,雙腳和雙眼認識這個城市,在走遍了整個downtown之後,決定要前往這家傳說中的店。

在稍微小迷路了一陣後,終於找到這家位於St-Laurent,在1928年由來自羅馬尼亞的猶太移民所開的小店。他們的煙燻牛肉不含人工添加物,用天然的香料醃製十天。八十個年頭過去,這家店依然人聲鼎沸,席林狄翁(蒙特婁人)是常客,安潔麗娜裘莉也曾是座上賓。我找到Schwartz時晚上七點左右,好不容易抵達了,雖然討厭排隊,也只好快速加入隊伍。

在等待的過程中,旁邊的一位年約五十~六十歲的先生點了我肩膀,問我要不要說我們是一起的,因為所有的桌子都是雙數桌,他們會讓兩兩成行的客人優先,一個人來的客人要等到吧臺座會比較難。一開始他用法文問我,我立刻陷入了窘境,因為我其實沒有意料到會有這樣的情形,只短暫發出「呃...」的聲音,接著這位先生立刻改用英文問我,我們也如願以償的立刻有了位置。

既然共享一桌用餐,總是要有點對話才不至於大眼瞪小眼。我點了最基本款的smoked meat sandwich,他則叫了一條新鮮的醃黃瓜,一盤smoked meat,還有切好片的法式麵包。這位先生主動說要幫我和食物照相,真是看穿我的心意。

 

DSC01950  



他說他雖在Montreal出生長大,但曾經離開過Montreal一陣子,六年前才又因為工作的關係回到Montreal。也許是一個人到處跑慣了,到了陌生的地方總是會不自覺的特別注意每個與自己交談的人的肢體動作和眼神,在相信直覺之餘,還是預備了一套隨時開溜的劇本。而我對於陌生人問我的問題也特別敏感,譬如若是有人一直問你朋友是不是住附近,確定你是否是一個人單獨來玩,我都會特別的小心,即使自己的確是一個人,也是毫無目的地在遊蕩,也得在言談中確保自己營造出是有朋友同行,有行程的。永遠面帶微笑,千萬不要露出任何緊張的神情。

很幸運的,今晚用不到這齣劇本。

 

 DSC01949  

結帳時,這位先生主動的幫我結了賬,說他經常一個人從downtown的家中步行至此用餐,能夠有個good company是件令人快樂的事情,他希望讓Montreal成為我旅途中一個特別的記憶。

雖然他一直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從越南,中國,還是台灣來的,以為我沒有兄弟姐妹是因為一胎化政策。我和他解釋說我是比較幸運,生在有真的民主的那一邊。

因為我們都要往downtown的方向前進,所以他在往Metro的路上便順道帶我步行看剛入夜的Montreal。英文夾雜着濃厚的法語口音卻不至於難以理解,我回請他吃冰淇淋當做謝禮。他告訴我,只要我腳痠了就告訴他,他會帶我到最近的地鐵入口回家。接著他帶著我到St-Catherine Street,回到Place des Art旁的噴泉,親切的和我聊著,也要我幫他拍一張照片,所以我的故事才會有圖片,然後幫我用我的相機拍照。

 

DSC01960


道別時,他以法式禮儀和我說再見,我給了他名片,希望下次他來紐約時,我也能以此禮回報。

聽本地人說他們自己眼裡看見的故事,總是特別的津津有味,而因為受過別人這樣的幫助,讓自己也下定決心想要成為帶給別人如此幸福感的陌生人。我這一路上,豈不也是靠著許多曾經是陌生人的朋友,跌跌撞撞的茁壯,畢竟有時連最親近,以為是安全的人都極可能會帶給自己傷害,又為何不把握一個冒險的機會?

謝謝你,Guy,給了我一個不凡的蒙特婁印象。

DSC01952  
 
-
Schwartz's Deli 店鋪資訊:
3895 Boul St-Laurent、Montréal, QC H2W 1X9|網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