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婦女解放 & 女權運動 】

 

前五章所寫的,美國六零年代所有運動最大的共通點就是以非暴力和自我實踐的方式來推行,而這一切讓在地球遙遠的另一端的我們或多或少受到他們的影響、坐享其果。在這一章我還是要先把女權運動寫完,下一章會做個完結篇,和大家分享一位經歷過六零年代的老嬉皮比較Wannabe Hippies和真的嬉皮之間的差別,以及他所認為的,真正的嬉皮精神。

 

 

 

 

 

 

“Women are an oppressed class. Our oppression is total, affecting every facet of our lives. We are exploited as sex objects, breeders, domestic servants, and cheap labor. We are considered inferior beings, whose only purpose is to enhance men’s lives. Our humanity is denied. Our prescribed behavior is enforced by the threat of physical violence.” —— Redstockings (Bitch) Manifesto (1969)
「女人是被壓迫的階級。我們的被壓迫完全影響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我們被當成性對象,種雞,家庭佣人,和廉價勞工。我們被視為下等人,而其唯一的目的是提高男人的生活品質。我們的人性被忽略。我們被設定的用途是接受肢體暴力的行為。」—— Redstockings(母狗)宣言 (1969)
 
二十世紀的六零年代末是一個改變的時代,當社會和政治問題成為人們主要關心的話題,有一個運動永遠的改變了美國的兩性權利平等,那就是婦女解放運動。
 
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婦女在工廠裡幫忙、為了戰爭而努力,並同時建立起自己財務獨立的能力。只是,當男人從戰爭歸來,婦女便被迫的失去了他們的工作,回歸家庭。不過,她們在二戰中曾經擁有的自由讓她們開始思考為什麼當她們可以像男人一樣擁有自己的工作時,卻必須要待在家裡。
 
The emotional, sexual, and psychological stereotyping of females begins when the doctor says, 'It's a girl.'” —— Shirley Chisholm(美國政治家,教育家,眾議員,作家) 
「女性的情感,性,與心理是從醫生說 “這是一個女孩!” 而開始定型。」—— 雪莉奇澤姆
 
然後,隨著因戰爭而起的嬰兒潮減退,婦女開始成群結隊的加入了勞動階級。但她們發現在男性主導的資本主義社會,她們被視為二等階級,這十分的令人沮喪 —— 男性通常享有優先僱用權,而在性別歧視下她們也無法升遷;就算她們有機會與男人從事一樣的工作,她們的收入也只有男人的一小部分而已。
 
"The test for whether or not you can hold a job should not be the arrangement of your chromosomes." —— Bella Abzug 
「測試你是否可以勝任你的工作不應該和你染色體的配置有關。」—— Bella Abzug (美國律師,眾議員)
 
為了尋求婦女在社會、政治和經濟上遲來的平等權利,這些為了同工同酬、產假、育兒等婦女權利抗議的女性很快就被貼上了『女權主義者』(feminist)的標籤,許多媒體也試圖將這些婦女塑造成激進女同志和怪人等刻板形象。
 
"In my heart, I think a woman has two choices: Either she's a feminist or a masochist” —— Gloria Steinem 
「在我心中,我覺得一個女人有兩種選擇:要嘛她是一個女權主義者,要嘛她是一個受虐狂。」—— 葛羅麗亞.斯泰納姆(美國女性解放運動領導者和記者)
 
但是,她們所成立的NOW(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即全國婦女組織)在短時間內迅速成長,並成為美國國會中為婦女爭取權利的主力。她們是ERA(Equal Rights Amendment, 平等權力修正案;此案至今尚未完全通過)的提案者。推行婦女解放運動的原因包含了合法接受墮胎、避孕藥合法化、和免於性騷擾。
 
“Some of us are becoming the men we wanted to marry.” —— Gloria Steinem 
「我們有些人成為了我們想嫁的男人。」—— 葛羅麗亞.斯泰納姆
 
這個時機點是完美的:不管是為了越戰、學生的權利、還是同性戀的權利。在這個時候,似乎每個人都在抗議,而婦女解放也只是眾多受歡迎的運動中的其中一種。甚至連許多不認為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的婦女也都積極地加入對婦女權利的鬥爭。
 
"I wish someone would have told me that, just because I'm a girl, I don't have to get married." —— Marlo Thomas 
“我希望有人曾告訴我,因為我只是一個女孩,我還不需要結婚。” —— 瑪洛.湯馬斯(美國女演員,製作人)
 
還有其它因素促成了這個完美的時機 —— 在嬰兒潮時期出生的孩子們開始上學,同時,婦女忽然可以自由的工作。避孕丸和其它避孕工具使女人可以享受性愛也不必擔心會懷孕。六零年代的時尚潮流使女性比以往都還更懂得以衣著來顯露她們的魅力。迷你裙、半透明的上衣、以及不穿胸罩諷刺地將女性變成性的象徵 —— 即使這背後還有更多的含義。
 
"Scratch most feminists and underneath there is a woman who longs to be a sex object. The difference is that is not all she wants to be."—— Betty Rollin 
「大部份女權主義者的內心都渴望成為性對象,但不同的是,那不是她們唯一想要的。」—— 貝蒂羅琳
 
事實上,女性抗議者們在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的美國小姐佳麗選拔扔掉了自己的內衣,而媒體稱之為“Bra burning”(燒毀胸罩)。『燒毀』的行為在當時並沒有發生,但媒體採用此字彙凸顯了當時的思維在這樣的行為下,相對是封閉的。

 

 

 

 

 
在婦女解放運動的結果之下,女人不再覺得自己在由男性主導的社會裡受到壓迫,並瞭解到,他們是平等的,甚至比別的組織還擁有更多力量來改變這個社會。婦女們不再覺得自己被囚禁在家裡,而且也可以去考慮他們母親和祖母只能夢想的事業。
 
"Men are not the enemy, but the fellow victims. The real enemy is women's denigration of themselves." —— Betty Friedan 
「男人不是敵人,而是受害同胞。真正的敵人是那些貶低自己的女人。」—— 貝蒂.弗里丹(美國作家,女權主義者)
 
她們現在可以在不被貼上「妓女」的標籤、沒有懷孕的恐懼、以及非傳統關係所吸引的美國清教徒社會歧視眼光下自由的進入短暫的性關係。
 
"[Feminism is] a socialist, anti-family, political movement that encourages women to leave their husbands, kill their children, practice witchcraft, destroy capitalism and become lesbians." —— Pat Robertson 
「女權主義是鼓勵婦女離開自己的丈夫,殺死自己的小孩,實行巫術,破壞資本主義,並成為女同志的社會主義以及反家庭政治運動。」—— 派特.羅柏森(電視傳播者,傳媒大亨,前浸信會牧師和商人)
 
當然,婦女解放引發了保守派的反彈,並認為解放破壞了他們所珍視的「家庭價值觀」。Bible thumpers(強加自己信仰在他人身上的基督徒)跳出來想要停止女權運動,並宣揚這些在美國宣講平等所會遭受到的詛咒。
 
“We've begun to raise daughters more like sons... but few have the courage to raise our sons more like our daughters.” —— Gloria Steinem 
「我們開始用養兒子的方式在養女兒,但是很少人有勇氣把我們的兒子養的像我們的女兒。」—— 葛羅麗亞.斯泰羅姆
 
男人們開始質疑自己的優勢和性身份:男性是否也是性別角色定型的受害者?男人是否也可以去碰觸、滋養他們敏感和女性化的一面?他們是否可以在女人出外工作時成為家庭主夫和扶養孩子呢?這些是在婦女解放運動之下所釋出的幾項重要的社會議題,並使美國以更加開放和彈性的態度來面對男女性別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

 

 
女權主義者的抗議和解放運動傳播到全球各地、在全世界的主要城市中進行着。今天,大多數的女人對於婦女解放運動的成果採取理所當然、坐享其成的態度,但對於世界各地許多被壓迫的婦女來說,她們自由的日子尚未來臨  … 。
-
-

部分內容擷取譯自http://www.hippy.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