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photo: ONE WAY | by kennymatic ONE WAY | by kennymatic)

我:「欸,馬其頓的年輕人現在最熱門的話題是什麼?」

M:「失業、政治,還有最常被提及的:你要搬去哪裡?」

我:「年輕人都想離開馬其頓嗎?如果今天你必須放棄馬其頓國籍,去取得其他國家的國籍,你會猶豫嗎?」

M:「不會,如果取得另一個國家的國籍能夠讓我在生活上變得更有優勢,像是換了一台比較好的車一樣,我可以去更遠的地方就業跟工作,也許到丹麥唸書...沒什麼好猶豫和捨不得的,no emotions involved。」

我:「台灣現在有很多文章都是在叫人踏出舒適圈、走出去看世界之類的。」

M:「舒適圈?那種東西不存在於馬其頓人的生活裡。」

出生證明上寫著南斯拉夫共和國,成年後拿著馬其頓護照,不知道死前會是哪個國家的子民 — 這是每個馬其頓人的人生寫照。

M:「如果今年我又沒申請上德國的考古研究所,我就要去考教英文的證照,隨便找個國家去那邊教英文。」

馬其頓的年輕人幾乎都說著一口無懈可擊的好英文。

我:「我喜歡你永遠都幫自己準備好下一步。」

M去年知道自己沒申請上研究所之後,便立刻加入了國際志工團體,跑到羅馬尼亞去服務了。

M:「我從小就是被這樣教導要這樣思考的啊,因為我們永遠都不知道哪一天我會在一夕之間變得一無所有。」

我在螢幕另一頭苦笑著 ... 忽然覺得太多太多人實在是過得太該死的安逸了,因為對這世界上的很多人來說,離開根本不是一種選擇,而是只要可以,就一定要走的下一步。

 

Mar 31, 2016 in Aachen, German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