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桑(George Sand),只看名字會以為「他」是個男人,然而,喬治桑是貨真價實的女兒身。原名Amantine-Lucile-Aurore Dupin,喬治桑給自己起了個男性化的筆名。她是19世紀法國女小說家、劇作家、文學評論家、報紙撰稿人,也是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作家,著有68部長篇小說,50部各式著作其中包括中篇小說、短篇小說、戲劇和政治文本。

undefined

1838年,34歲的喬治桑,由法國畫家Auguste Charpentier繪製,原畫存於巴黎的浪漫生活博物館(Musée de la Vie romantique, Paris)

 

喬治桑陪伴蕭邦度過了十年的歲月,直到蕭邦過世前兩年才和他分開。1802年7月1日出生,巨蟹座的喬治桑比蕭邦年長六歲,面對體弱多病,情感纖細的雙魚座蕭邦,喬治桑不僅是蕭邦的情人,同時也扮演著照護者、母親一般的角色。有人說,如果沒有喬治桑無微不至的呵護照料,蕭邦可能根本活不到39歲,也或許就不會譜出這麼多作品,流傳人世了。

喬治桑18歲時和第一任丈夫成婚,育有一雙兒女Maurice和Solange,但她對這段婚姻不甚滿意,因此主動提出離婚。爾後,喬治桑展開豐富的愛情生活,她離婚後的風流韻事也備受爭議,女人主動提出離婚在當時的巴黎也是十分罕見的。身為女性的喬治桑又在以男性為主的巴黎藝文圈以作家自居,因此,她的種種行徑可說是為當時的巴黎塑造出新獨立女性的形象。

undefined

1840年代的褲裝喬治桑漫畫肖像

喬治桑和蕭邦在1836年於朋友舉辦的一場派對上認識。喬治桑有著大大的雙眼,個子嬌小,抽著雪茄,裝扮得像男人。而他們初識時,蕭邦仍和當時的未婚妻Maria Wodzińska訂有婚約,但這並不是他和喬治桑沒有進一步發展的原因 — 事實上,蕭邦曾向友人表示他認為喬治桑非常沒有吸引力,他甚至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個女人(What an unattractive person la Sand is. Is she really a woman?") 。因此,兩人雖然結識,卻始終沒有發展出什麼。直到1837年初,Maria的媽媽告訴蕭邦他們確定不會讓女兒嫁給蕭邦,蕭邦和喬治桑才有了可能性。

1837年6月,蕭邦去倫敦演出,回來之後才和喬治桑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年長蕭邦六歲的喬治桑被蕭邦深深吸引,桃花不斷的喬治桑曾寫下:『我必須說,這小生物(蕭邦)對我的影響讓我既困惑又驚奇 ... 我到現在還無法從我的震驚中復原。如果我是個驕傲的人,我應該為自己的分神而感到羞恥。』

喬治桑在1838年6月致信給波蘭政治家、軍人、銀行家,也像蕭邦哥哥一般的Wojciech Grzymała,向他坦承自己對蕭邦強烈的情感,並請Grzymała評斷蕭邦和Maria的關係,以做為她決定是否要和當時的情人分手的砝碼。只是她當時並不曉得蕭邦和Maria已經結束了(至少從Maria的角度而言)。總而言之,1838年6月底,在各自領域上都極有才氣的蕭邦和喬治桑正式成為戀人。

undefined

此為法國畫家Eugène Delacroix所畫的喬治桑和蕭邦草稿,現存於羅浮宮,後來兩人的肖像被拆開繪製。

 

undefined

 

undefined

蕭邦的那部分現存於羅浮宮,而喬治桑的部分則在丹麥哥本哈根的奧德羅普格園林(Ordrupgaard)博物館,後來有人根據Delacroix的草稿,在2008年由Rob McAlear委託繪製了合併版:

undefined

 

馬略卡島(1838年11月 ~ 1839年中)

那時,28歲的蕭邦已經深受肺病困擾,喬治桑15歲兒子Maurice也患有風濕,因此,喬治桑決定帶著兒女和蕭邦,在冬天來臨之際一起到氣候較溫暖的南方去養病,順便躲避不斷恐嚇自己的前男友(法國小說家Félicien Mallefille)。1838年11月,他們帶著喬治桑的兒女一路從巴黎到巴塞隆納,再從巴塞隆納搭乘渡輪 " El Mallorqn " 前往西班牙小島Majorca(又寫作Mallorca,即馬略卡)。

剛抵達馬略卡首都Palma時,當地的氣候正如他們所期盼的 — 湛藍的天空和海洋,生長著各種不會在巴黎看見的植物,和煦的陽光,人們都穿著夏季的服裝。他們在Palma以北17公里的16世紀古鎮Valldemossa找到了租屋。然而,房東擔心蕭邦的肺病會傳染,強迫他們搬離,他們才移居到附近的修道院。後來,這間有著500年歷史的修道院成為喬治桑和蕭邦在馬略卡休養、創作的據點。

undefined

蕭邦和喬治桑當年落腳的修道院,Valldemossa Charterhouse(Carthusian Monastery of Valldemossa)

undefined

蕭邦和喬治桑當時落腳的修道院內部(原本使用的鋼琴已送回巴黎展示)

undefined

蕭邦於1838年12月請人從巴黎送到馬略卡的Pleyel直立鋼琴,不只要付上600法郎(約95歐元)的馬略卡高昂關稅,還得靠驢子運送上山。現存於巴黎Pleyel et Cie。

 

從修道院望出的景色讓他們心曠神怡,然而,石造、擺設極度簡樸的修道院在炎熱時雖是絕佳的避暑之處,入冬後的室內溫度卻是刺骨的冷。更糟糕的是,冬季的西北風除了讓寒風不斷吹進修道院,也讓馬略卡雨不停。他們有將近一個半月的時間都沒有見到太陽,修道院在高山上的地理位置使得空氣冰冷又潮濕。

除了氣候之外,不被當地居民接受也成為他們在馬略卡生活的阻礙。在當時民風開放的巴黎,未婚男女同住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對身為法國藝術圈浪漫派運動的核心的作曲家蕭邦和小說家喬治桑來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對虔誠信奉天主教的馬略卡居民來說,這可是大逆不道。再加上這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上教堂,蕭邦咳不停的肺病,喬治桑不間斷的情史、離婚身份、和穿男裝的習慣也讓當地人為之詬病,甚至因此連日常民生用品都不願意賣給他們。因此,在馬略卡的生活和喬治桑當初離開法國時的想像完全不一樣。她沒有辦法好好寫作,倒是投注大部分的精力照顧兩個孩子,還有健康情形一天比一天惡化的蕭邦。而除了日常家事之外,她也必須處理將蕭邦的Pleyal鋼琴從巴黎運送到馬略卡的相關事宜。

在鋼琴抵達馬略卡之前,蕭邦被迫使用擱置在修道院中狀況很差的古老鋼琴譜曲,但是有勝於無,他也在鋼琴抵達馬略卡後順利完成了24首鋼琴前奏曲, Op. 28,其中包含了著名的No.15「雨滴進行曲」。在喬治桑的回憶錄Histoire de ma Vie中,她如此描述:『這部作品充滿著雨滴打在修道院磚上洪亮的聲響,在他(蕭邦)的想像中轉化,也變成天堂的眼淚,掉落在他的心上。』

 

2010蕭邦國際鋼琴大賽金牌得主Yulianna Avedeeva演出24首蕭邦前奏曲,Op. 28

儘管在馬略卡的生活不盡理想,這卻是蕭邦作品的盛產期。他在馬略卡譜出了第二號敘事曲, Op. 38;兩首波蘭舞曲, Op.40(No.1為著名的"軍隊"),還有第三號詼諧曲, Op. 39。

1975年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得主,波蘭鋼琴家Krystian Zimerman於1995錄製的蕭邦F小調第二號敘事曲,Op. 38

魯賓斯坦的蕭邦A大調波蘭舞曲 "軍隊",作品40第一號錄音

生於Belgrade(塞爾維亞首都)的南斯拉夫鋼琴家Ivo Pogorelich在1980年進入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卻在第三輪被刷下來。當年身為評審一員的阿格麗希因此退出評審團,表示抗議,並表示Pogorelich是天才。此為C小調波蘭舞曲,Op.40

 

在古老修道院的生活乍聽之下浪漫,但惡劣的冬季深深地影響了兩人,喬治桑在自己的小說" Un hiver à Majorque(在馬略卡的冬天)" 裡形容那裡的生活彷彿像是死神在他們的頭頂盤旋,視他們為獵物,隨時準備取走其中一人的生命。1839的年中,喬治桑終於決定帶著全家離開馬略卡。為了避免再被馬略卡海關索取一筆關稅,喬治桑將蕭邦的鋼琴賣給一對住在當地的法國夫婦,接著啟程到巴塞隆納,法國馬賽,最後回到喬治桑位於諾昂維克(Nohant-Vic)的老家,直到蕭邦的身體好轉,才回到巴黎。

這是蕭邦和喬治桑在一起的第一年。

-

閱讀前一篇:【音樂筆記】鋼琴詩人蕭邦和他的情人們(上)

-

九萬粉絲頁

(歡迎非商業轉載,但請務必註明出處)

-

參考資料:

Wikipedia Search: George Sand. Frédéric François Chopin. Portrait of Frédéric Chopin and George Sand.

LiteraryTraveler.com. George Sand: Her Majorcan Winter of Disconten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