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過程中每一段時期的記憶總是會和某種飲料緊緊聯結着。水果牛奶,波蜜果菜汁,綠奶茶,義美鮮奶茶,卻只有咖啡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第一次接觸咖啡是小小孩的時候,印象中應該還沒上小學吧?那時全家人和外公去四舅公家做客。晚飯過後,大人開始泡起了咖啡,加了奶精和糖的咖啡看起來很像我最愛喝的奶茶,然後我就在外公的慫恿(外加看好戲)之下咕嚕嚕的喝光光了。結果換來的是整晚的徹夜未眠,還一直叫外公起床放卡通給我看。後來有一陣子媽媽也常買雀巢三合一咖啡,其實媽媽不太准我喝,但我有時會自己偷偷泡來飲用,就此開啓了我和咖啡的不解之緣。

[沈迷]

上了音樂院後,最初因為學校餐廳會把裝滿牛奶的放在收銀台後面,所以每天早上我會去買一杯20 oz的黑咖啡,結完帳之後去加一點牛奶,然後快喝完時就再去加牛奶。

大一過後那年暑假去了西班牙,宿舍裡頭有台自動咖啡販賣機,只要投進一歐元硬幣,就會掉出一個紙杯,然後可以選擇要哪一種咖啡。

至此,我對於咖啡的認識只有黑咖啡,糖,奶等三種變化組合,對於Espresso的認知就是「很濃的咖啡」,所以當我看到販賣機上按鈕出現許多我不曾見過的名堂,有點傻掉。我小心翼翼地選了Cafe con Leche,因為我只認識Leche(牛奶)這個單字 ...

驚。為。天。人。

回到紐約之後,我四處尋找那樣的滋味,以為只要是咖啡加牛奶應該味道都差不多。但西班牙的cafe con leche比起法式的cafe au lait 更接近義式的latte,香味濃郁,所以找到一杯好喝的latte變成我的新目標。

有了自己的租屋處後為了省錢,便入手了一臺二手小咖啡機,開始跑去Fairway和Trader Joe's (美國知名連鎖超市)買咖啡豆。這才發現每一種豆子都有它獨特的香味,而一大罐豆子也只要$5~8美元,超市裡就有磨豆機,因此我一頭栽入了黑咖啡的世界。

後來受到前男友L的影響,發現豆子自己磨會更新鮮,否則磨好放久味道比都鈍掉了,因此又買了小型磨豆機和French press,過著每天都會喝3~4杯咖啡的日子。一直到上了研究所之後,變得沒有時間慢慢享用自己泡好的大壺咖啡,加上學校旁邊就有很棒的Oren's,又讓我重回燒錢喝拿鐵的習慣。放假回台灣時也會到處找咖啡店,自己的口袋裡收了不少清單。

和L分開後,沒有人和我一起研究、享受一杯好的黑咖啡,下一個交往對象也不喝咖啡,所以French press和磨豆機便一直放在櫥櫃上,直到自覺實在花太多錢在外頭喝拿鐵了,才又拿出被我封印的French press和磨豆機。

今夏在東歐旅行時,遇到了馬其頓的沙發主M,他總是會在我們都醒來之後,問我"Coffee?",接著便走到廚房認真的煮一杯土耳其咖啡,這樣的SOP不斷循環直到晚上。接著,遇到了一個和我一樣喝咖啡成癮的瑞典人,知道他在我離開紐約的一年後也跟朋友去了曼哈頓,和我一樣跑遍整個島只為了喝咖啡,只是,最後讓他滿意的現煮咖啡竟然還是在自己故鄉人到紐約開的店裡找到。我們之後又在羅馬尼亞和克羅埃西亞碰了面,沒事做或下大雨時,就會一起找咖啡喝。

現在平常也都是自己煮咖啡,或是帶著電腦去咖啡店工作,大部分時候總是一個人,只是,過了這個夏日之後,我忽然懷念起有另一個人坐在你身旁和你對望喝一杯黑咖啡的日子。

-

Facebook Page:九萬流浪的理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