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雖然是我從未去過的國度,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一切一直都深深吸引着我。而我自己第一首練習的俄國作品就是普羅高菲夫(Sergei Prokofiev, 1891-1953)的鋼琴奏鳴曲第二號,第四樂章。 強烈的節奏感,戲劇性的張力都是我喜歡普羅高菲夫的原因,但是在上大學以前,一直都沒有什麼機會接觸俄派作品。直到我遇見了Dr. Aronov. 我人生中的每一位鋼琴老師都影響我甚深,而來自蘇聯的Dr. Aronov,曾任教於聖彼得堡音樂院,於1977年移民到美國,是指導我最久的一位老師。跟隨他學習的期間,我開始大量的接觸俄國作品,Rachmaninff, Shostakovich, 和Prokofiev都是座上賓,也更加深了我對這熱情如火卻又帶著憂傷的民族的喜愛,一直延續至今。
 


Dr. Aronov 80歲大壽慶生會

 
2009年,Aronov 80歲大壽,他的助教和得意門生Karine Pogohsyan 找了我們替他在紐約Steinway Hall辦了慶生音樂會,鋼琴組的教授如Marc Silverman和Phllip Kawin都特別演出俄國作品來幫他過生日。鮮少聽到學校老師表演的我,特別興奮,尤其是Kawin演出的這首普羅高菲夫第七號鋼琴奏鳴曲。Kawin和Aronov是好朋友,據說也經常去向Aronov請教。當然,老師的演出沒有令人失望,這首第七號奏鳴曲成為我那年的一個記憶點。雖然自己沒有練過這首曲子,但每當我聽到它時,總會想到那段歲月,還有和Aronov學習的時候。
 
 

普羅高菲夫在第二次大戰期間譜寫了第六,七,八號鋼琴奏鳴曲,統稱為戰爭奏鳴曲。其中降B大調第七號鋼琴奏鳴曲又稱為Stalingrad(史達林格勒為當時蘇聯西南方的城市,二戰期間納粹德國與蘇聯為了其治理權而發動史達林格勒戰役。)俄羅斯鋼琴家索科洛夫(Grigory Lipmanovich Sokolov, 1950 -)於1966年以16歲之姿奪下柴可夫斯基國際鋼琴大賽的首獎。他的觸鍵蘊含着豐富的層次,以獨特的自我風格詮釋俄國作品。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形容Sokolov的鋼琴獨奏會就像一場失落的俄派鋼琴演奏時代的願景("A recital by Grigory Sokolov is like a vision of a lost age of Russian pianism.") 
 
古典音樂就是有這種魔力在,即使你從未到過那個地方,這些作曲家還有音樂家總是可以用他們的生命,智慧還有創作,讓你覺得自己已經去過了那裡。俄羅斯,因著他們,不再遙遠。
 
-
 
 
初版於July 3, 2013寫于紐約,發於YouTube古典音樂經典影片博覽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