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我結束了在曼哈頓音樂院的學業,在暑假過後,邁入了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在曼哈頓音樂院住了四年,我著實的愛著這個區域,也因為實在負擔不起紐約下城高昂的房租,所以選擇繼續在哈林區租屋。
 
以前高中和大學住宿舍,練琴的時間和空間從來不是煩惱。高中時學校只有我一個人是要考音樂系的,所以學校大禮堂裡的演奏琴也總是我一個人霸佔着。大學前兩年住宿舍雖然要搶琴房,但也不至於成為困擾。後兩年決定搬出來自己在外頭租屋,每天凌晨12點在電腦前蓄勢待發簽琴房成了一場場的廝殺,要不然隔天就只能一層樓又一層樓,一圈又一圈的繞著看有沒有空琴房,就算找到了空的也不見得可以一直霸佔着,因為只要整點一到,隨時都有可能有已經簽好琴房的人來趕你。
 
雖然紐約大學的鋼琴主修沒有曼哈頓的學生那麼多,但是學校離哈林區需要約40分鐘的地鐵車程,即使有當時新蓋好的鋼琴部門專用空間,卻也還是得和爵士部門共用。於是,我決定尋覓人生中第一臺「自己」的鋼琴。
 
其實最一開始,是有一位在西班牙參加音樂節時認識的中日混血美女要以不到三萬台幣的價格賣我她的baby grand,可是之後她反悔了,所以我只好另覓佳人。但也因為有這個先例,自己也經常在美國人常用的二手跳蚤市場網站Craigslist搜尋中古鋼琴的價格,所以我深信自己可以用相當的價格找到另一臺平台鋼琴。尋找二手鋼琴要注意的事情有很多,因為爸爸以前做過調音師,所以開始打獵前先向他詢問了該注意的事項,之前曾經買過二手平台琴的朋友F也主動說要陪我去鑑定一下。
 
我這場打獵的過程是順利的,因為我總共只看了兩台琴,就以合乎自己預算的價格入手(還殺了價),算是一個愉快又增加自己人生閱歷的經驗。
 
第一臺看的baby grand在我很熟悉的東村East Village,是一條刺青店,龐克男女,還有日本餐廳遍佈的街道。從一間主打刺青和pipe的店面旁爬上窄小幽暗又陡峭的樓梯,我和F一邊爬着一邊抱怨若是真的要買這台琴,應該會整死搬琴工人 .. 搞不好還得從窗戶吊出來。到了最頂樓,屋主打開門,一走進去,寬敞偌大的penthouse和狹暗的樓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也是,能住在這個地段口袋一定是麥可麥可,或是祖上有積德啊!
 
這臺baby grand被漆成了亮黃色,觸鍵滑順聲音也清亮,顏色的部分我個人是覺得挺幽默的,一度就想訂下了,但是在我們如福爾摩斯一般仔細檢查所有的細節之後,在音板上發現了一條細長,連主人自己都不知道的裂縫。雖然必須放棄,但是一想到不用為了這五層樓的樓梯,或是要出動吊架的可能多花一筆運送費,也是暗自慶幸著(紐約搬鋼琴是以運送距離計算運費,如沒有電梯,便每搬一層樓都要加錢。)
 
第二臺看的是在曼哈頓音樂院正對面,以前每天上學都會經過,花團錦簇的電梯大樓社區裡。女主人貌似珍妮佛安妮斯頓,是鞋子設計師。因為她和前夫離婚了,所以要賣房子,而這台比一般baby grand還要再小的petite grand是她身為退休音樂教師的前婆婆(日本人)的。她說雖然和丈夫離婚了,但是和前婆婆的感情很好,前婆婆說這台琴於1980年左右新琴購入,但之後也沒人用了,於是決定隨她處置。
 
更巧的是,女主人居然認識我大學時的鋼琴教學課的教授,因為她們都經常到學校旁邊的美式餐廳&bar小酌,所以才認識的。
 
一開始試彈的時候有點震驚,因為音是整整走了一個全音,還是完美的一個全音 ... ,可是其它包括觸鍵甚至外型我都是滿意的。雖然不是什麼知名廠牌出品,但是觸鍵平均,體積輕巧,價錢合理,運送方便才是我首先考慮的重點。只是走音這部分我實在有點擔心,所以決定先回家詢問做個確認之後,再下訂。
 
回家後上網搜尋了一下這個鋼琴的牌子《HARDMAN》硬人(不負責翻譯)— 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牌子。
 
1842年,Hugh Hardman在紐約市創立了Hardman pianos,成為鋼琴製造商,並於1877年和胞弟John Hardman合夥經營,成為"Hardman & Company"。Hugh於1879年退休,1880年,John和Leopold Peck還有一位鋼琴經銷商Dowling合夥,正名為"Hardman, Dowling & Peck." 在這段期間,硬人鋼琴獲得好幾項鋼琴製造上的專利,不僅使製琴技術的發展前進了一大步,也使自家公司成為擁有優越設計鋼琴的代名詞。1884年,Dowling退出了公司,公司於1905年正式成為"Hardman, Peck & Company," 並以耐操,純淨,細緻,和極富藝術感的造型著名。不止如此,硬人鋼琴還曾經是大都會歌劇院的指定用琴!(我想這一切都發生在史坦威崛起之前吧 ..。)
 
雖然後來因為1920年的經濟蕭條,硬人鋼琴被另一個製造鋼琴和豎琴的工業巨人Aeolian買下,成了巨頭名下的其中一條生產線。
 
所以並不是名不見經傳的小牌,安妮斯頓也給了我當初她請來幫她估價的調音師的電話。調音師說這台鋼琴是非常值得購買的,走音的問題也是可以救的,只是要多調一次做pitch raise(提升音高)。 查了資料,和調音師聯絡過之後也安心了一點,所以立刻又和安妮斯頓約時間,再去她家試彈一次,做決定。
 
To be continue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