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

自己慢慢的上路。

對於是要慢慢地深入一個地方,或是大略的感覺,我很矛盾。我想,初訪一個城鎮就像剛認識一位新朋友一樣,第一次遇到時可以很有魅力或很乏味,但隨著時間,多相處一點便更覺有趣(或無聊)。

起床睜開眼便告訴自己今天要去猴硐,那個跟朋友講了好多遍想去,卻遲未成行的地方。查了火車時刻後便整裝進食,騎腳踏車去火車站了。坐在小時候天天都要搭的火車上,我告訴自己,窗外是有景色的,別盯著小螢幕了,而出了隧道後映入眼簾的也沒令我失望。

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把「猴硐」跟「菁桐」搞混,但這幾年來媒體大肆報導猴硐的貓村也幫我釐清了。會想去猴硐當然是因為自己很愛貓,但是才下了火車,我便對密密麻麻像沙丁魚一樣擠著向「貓村」走去的觀光客皺起了眉頭。

我並不討厭觀光客,我只是喜歡假裝自己不是觀光客,還有我不喜歡被困在人潮中,所以我便立刻往反方向走。

『就這樣嗎?』

才晃了二十分鐘,我便有點小失望的回到了火車站,猶豫要不要搭上即將進站的平溪線往菁桐去,但才走到入口就想到平溪支線悠遊卡好像不能用,得另外買票,而售票窗前早已排了好長的隊伍,便旋即打消這個念頭;同時,又覺得自己都坐了這麼一趟火車來這裡了,就再給這個小村子一個機會吧。

『慢、慢、慢 ... 』我在心裡唸著。急性子是我從小到大的習慣,我不說它壞是因為這個性也讓我有效率的完成許多事情,但真正的生活是急不得的,我有時間。
 


我又走回了那座長長的橋,聞到了柏油和煤混合的氣味,還有眼前那清澈翡綠的河水。大部份的遊客都是成雙成群的,我越過了橋,獨自走了一小段路,直到沒有房子了才回頭。然後我在鐵軌和車站周圍來來回回走了幾趟,看山看貓也看人。

 

 

 

 

 


抬起頭,我看見陽光企圖穿透雲層,接著看到那座連接火車站和貓村的天橋,才想起來自己根本忘了去真正的貓村。如果我沒有慢下來,也許可以多去一個菁桐,但也因此會錯過了一片美好了,不止錯過了另一個角度的視野,也不會遇到這檯老舊的收音機。

 

 

 

 

 

『快樂牌 Kuairo』Golden Melody System Kalaoke. 8-Track Cartridge Tape Cassette. AM/FM Receiver & Rhythm & Organ. 

 

 
在這天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居然有這種東西存在啊!這是個結合可變換音色和選擇節奏的小型鍵盤以及播放錄音帶功能的收音機啊!更強悍的是,他還可以調整速度!所以我的幻想是,你可以一邊播放錄音帶,一邊跟著錄音帶彈唱,還可以自己加入節奏類型啊!(顯示為超級想要。)雖然這應該就是現在keyboard的前身,但你要去哪裡找一檯可以收聽電台的keyboard呢?
 

等我再次確認時間時,已經快要過了兩個小時了。

在回臺北的途中,一群剛放學的高中生上了火車,每個人都低著頭滑手機,硬生生的擋住了我眼前即將西下的夕陽,心裡有一點難過。回來台灣之後,倒還真的沒遇過一個能夠把雙眼挪開電子產品,或是渴望自然景色及郊外的年輕人啊 ...。

雖然不是每篇文章的結尾都要有個epiphany,但是我很慶幸自己給了猴硐多一些時間,有些小驚喜也沒有失望。這就是一個人慢慢走的最大好處,因為我可以只聽自己的聲音,可以完全的自私。

我想,這也算是給對於六月的旅行一直為了要拜訪很多城市,還是好好的在一個地方久待而困擾的我一個目前還是有點模糊、但勉強算是清楚的答案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