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雨下不停的七月午後,我躺在比利時那間偌大的屋子裡,連續好幾天足不出戶。三層樓、五個室友、還有十幾個進進出出的旅人,你不知道今天是看到誰的最後一天,也不知道明天會有誰走進來。

我們茶一壺又一壺的泡,偶爾從客廳望著花園裡長得比人還高的向日葵,早餐時會走進院子裡瞧瞧地上又長了什麼可以加料的好物,L會把一盤堅果炒得好香、放進切好的水果丁裡,再淋上優格。在這裡,音樂整天沒斷過也不重複,全是從T那一大櫃的黑膠收藏來的。我會拿出我的吉他,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抓著和弦,聽著他跟我介紹一首又一首的曲子。

沒有人問我要在這裡住多久,也沒有人問我接下來要去哪裡。

「我覺得我好像該往下一個地方去了。」我說。"Or not." K說。

我打開沙發衝浪的app, 寫了open request,布魯塞爾或根特吧,下一站,就看哪個城市先有沙發主要邀請我,如果要說我在旅行中學到最大的是什麼,我想就是忘掉那些想要掌控一切的習慣。

不用一個下午的時光,App裏的信箱靜靜的躺著兩三封從布魯塞爾來的邀請,其中一封是J。

我們在布魯塞爾的中央車站見面,他抓著他的鐵灰色大外套,筆直的朝我走來,我想我很好認。他一手抓起了我的大背包,我們的第一站是離車站不遠的bar。在路邊,他拿出了我的吉他,自在地唱起一首歌,我還記得是A小調。他會幫我記得我點過的每種啤酒、還有最喜歡哪種。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彷彿上輩子就認識了一樣,我們在下著雨的夜晚穿過布魯塞爾大廣場,走了好久好久的路去另外一個車站接法國女孩A。

那天晚上,我聽著他們英法語交雜著談論著法國文學,睡覺前,他點起了蠟燭,用法文唸著普魯斯特小說的段落。

每一天,我只是跟著他的腳步走,腦子永遠是在徹底放空的狀態。

後來第一次離開後,我們又碰面了三次,我記得我們是怎麼在巴黎終於找到對方,還有他帶著我一路摘著樹叢上的黑莓,以及最後那一晚的月亮。

每一次,他都把我送到車站,看著我的車開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