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可頌麵包其實不是法國人發明的,其實是從土耳其來的。」每天眼睛一睜開就精力充沛的沙發主Jan,在其他三個沙發客都還沒醒前,就拖著我去外面找可頌麵包當早餐。
「今天是星期天,很多店都關門了,希望我最喜歡的那間店現在有開啊!」我穿著睡衣睡褲,跟著Jan在巴黎巷弄內穿梭,一大清早的,有些路人帶著困惑的眼神看著我和Jan急促的腳步,「可惡這家沒開,我們去另一邊看看。」這就是Jan, 一旦決定了什麼就絕對不空手而回,包括找可頌麵包。
其實懶人如我,大部份的時候都是把下一個落腳處交給命運和緣份,通常是很有誠意的在CS網站上公開我的行程,接下來就等著看有誰可以接待我。但是因為不只一個人告訴我,夏季的巴黎超級難找沙發,而且被打槍的機率是99%,所以我還是拿出那五分的努力,稍微認真的搜尋了一下。(你會喜歡:沙發衝浪:不小心衝進 Google London!

 

忽然,Jan的檔案出現在我的眼前,肚子裡揚起一股難以言喻的興奮感,就像是小粉絲忽然看到偶像一樣。

 

Jan,那個用33個星期在33個不同國家做了33種不同工作的男人,好久以前就曾經在網路新聞上看過他。
雖然他的檔案是寫"maybe"可以接待客人,但我還是寄了request了,我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
Jan的檔案落落長,我仔細地讀他的每一字每一句,然後瞄到其中一條:「如果你在你的request裡面寫上你最喜歡的比利時啤酒是什麼,你就得分了。」
「我喜歡Westmalle double喔。」我悄悄地寫在request裏。
正中下懷。
「妳是第一個有完整看我profile的人,我怎麼能不接待妳!」得分啊!
在荷蘭賣過花、在捷克釀過酒、在瑞士當過阿爾卑斯山號角 (alphorn) 製作學徒、在希臘加入考古隊 ... 「所以是什麼契機讓你決定做這件事?你本來的工作是什麼?」「航空工程師。」
身為歐洲人,他想要更了解這塊土地,想要在環歐時用這樣的方式來認識每個國家的特性還有相通性,今年還未滿28歲的他,在大學一畢業後就做了這件事,「我和我爸媽都在航太工程業,我見過很多這個領域的人,但我想看看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其他的工作、其他人是怎麼生活的,我想要認識新的事物!」

(海尼根幫Jan拍的小短片)
就像買可頌麵包一樣,這個男人面對這項工程也是抱著一定要完成的那股氣勢,「當然要事先計畫啊!當然不是每個工作都是無縫接軌,因為難免會遇到時間搭不上的時候。」
「但是一個工作只做一個星期,不會不好找嗎?」我問。
「超出你的想像喔!因為我大部份找的都是那個國家的特有產業,而且這個計畫本身就有他的噱頭在,所以對他們來說有宣傳的效用。」

(Jan的網站)
除此之外,他還是一個『沒有他搭不到的交通工具』的男人,是搭便車的高手,搭過歐洲之星、也搭過便船。他如數家珍的告訴我搭便車的小撇步。「妳接下來要去德國對不對?那我們現在就問旁邊這台車他們要往哪裡去。」又是一個衝動,「可是我不是今天要走啊!」我立馬拉住他。
後來,在我要離開巴黎前,我們也是秉著這股非得要做到的氣,去吃那間撲空了幾次的法式可麗餅。
「妳說好要彈鋼琴給我聽的,我知道哪個地鐵站有公共鋼琴可以彈,我們現在去,再回來拿東西,妳絕對來得及去搭巴士!」在晚餐過後Jan興奮地說。
「怎麼可能來得及!光是來回就要一個小時,不要鬧了!」一旁的女友說。
「車一個半小時後就要開啦!下次吧!」我笑著說,看著Jan難掩失望的神情,有點好笑。
「妳一定要回來彈鋼琴給我聽啊!說好的!」在背起包包、關上門離開Jan家的那一刻,我又聽到Jan說。
 
-
 
Facebook Page: 九萬流浪的理由
原文發表於女人迷專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萬流浪的理由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