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萬現居上海,從事鋼琴教學工作,曾旅居紐約十年。

任何合作邀約,或有關鋼琴、上海&紐約生活的問題都歡迎來信 :)

joannetchen@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We can meet for coffee today, and you can stay at my place if we understand each other good.」(我們可以今天可以碰面喝個咖啡,如果我們懂對方妳可以住我家。)我在沙發衝浪的信箱裡收到了這樣一篇訊息。
這是我到德國柏林的第一天,我躺在中國女孩M的沙發上,找著這天晚上的住宿。M 是朋友知道我終於決定要去柏林後引薦給我認識的。柏林可以說是完全不在我的旅行動線之內,但一路上有太多人告訴我柏林的好,讓我念頭一轉,在延了機票後一路從巴黎坐了兩趟夜車來到柏林。如此臨時的跑來,我按照慣例的在沙發衝浪的網站上發出open couch request。和倫敦、阿姆斯特丹比利時、還有巴黎比起來,我在柏林所收到的回覆少了很多,雖然不是沒有人回覆,但時間都搭不上。不想給 M 添麻煩了,所以即使這篇訊息和發訊者的檔案並不讓我感到100%放心,我還是和他約吃了早午餐,看我們「懂不懂對方」。(推薦閱讀:沙發衝浪,不小心衝進 Google London

雖然經常和其他要去旅行的朋友推薦沙發衝浪,但我也不想美化它,即使在紐約接待日法混血美國女孩 L 時我們一致認為, 沙發衝浪見證了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也無法否認偶爾會遇到想佔妳便宜的沙發主,所以除了自己要把對於邀請來函的敏銳度提高,沒有別的了。姑且一試吧,我和發訊者碰了面,果然和我的直覺一樣 —— 我完全懂他的「意思」,但我並不想接受那樣的「意思」,於是我當下回絕了他的邀請,說自己有地方住了,找了藉口離開。

 

文章標籤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從五歲就開始騎腳踏車了,每天一個人來回騎十公里上下學。我在阿姆斯特丹時,從來不搭 Tram(電車)的,去哪都騎腳踏車,甚至可以同時載好幾個人,喝個爛醉快要失去意識時也可以騎車回家沒有問題。』沙發主泰斯一邊抽著菸,面露驕傲的說著。
就像泰斯所說的一樣,單車在荷蘭小孩還沒學會走路以前便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許多父母都會使用專門替載小朋友和嬰兒而設計的、有加上安全座椅的三輪車(bakfiets)。他自己是在鄉下長大,路上比較沒什麼車,所以他的父母讓他很小就一人騎車上路了,但在都市裡交通比較繁雜,大部分的父母會陪著孩子騎車上下學,更有90%的學生都騎車上課,因此在荷蘭所有的學校都有停腳踏車的地方。

我在阿姆斯特丹加總待了12個晚上,除了散步之外,我最喜歡、也最常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坐在公園的草地上看著腳踏車來來往往。幾乎每個荷蘭人在騎車時都可以一心多用,也經常可以看到有兩輛單車以一致的速度並排前進、和朋友一邊聊天手上還拿著手機傳簡訊,或是幾個青少年雙載還邊在單車上向對方開玩笑嬉鬧,彷彿腳踏車就是他們身體的一部份,荷蘭人騎腳踏車只有「快、狠、準」三個字可以形容。
文章標籤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能是因為自己小學和國中都在台灣念以古典音樂為教學主軸的音樂班,所以除了將學校塞給我的照單全收之外,另外聽的大概就是電台和電視總是在強打著的華語流行音樂排行榜前10名了。因此也可以說,那時的我對於吸收音樂這件事可說是被動的、所聽的東西是被別人篩選過的,即使有自己去找別的音樂來聽也都是相似類型的。後來古典音樂成為了我(熱愛)的專業,獨處時反而變得什麼音樂都不想聽(大概就像大家下班後不想碰工作的事情一樣,)寧可坐在一片安靜裡。雖然這沒有什麼絕對的不好,可能對於許多人來說也算是件正常的事情,但自己總覺有哪裏不對勁,好像心靈在某種程度上被封閉了起來一樣,已經到了不得不做些「什麼」的地步了。也許這有可能是職業病的關係,怎樣就是覺得不舒服。於是,我許下了「接下來一定要好好花時間聽音樂」的願望,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自己每次聽到沒聽過的音樂便會不自覺的停下手邊的一切,或打斷別人的滔滔不絕:

「嘿!妳現在在放的這首曲子是什麼?」

「等一下再跟我說話好不好?我正在聽這首曲子。」

文章標籤

九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